闪文书库 - 玄幻小说 - 九夜之被设定的世界在线阅读 - 第78章 花山节之变:浮面

第78章 花山节之变:浮面

        第78章    花山节之变:浮面

        木天和水仙以为抢到花布的顺序只是婚礼时的站位,没想到全席盛宴还能再用到。木天和水仙,当时站在两人旁边的两对新人,都被请去和花山主人以及他的长老们坐在一起,这让两人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长席,但是座位还是很有讲究的,花山主人和他的长老们,已经三队新人,分别坐在长席中间的两端,吃的喝的有人亲自送来,而越往两边,则照顾的越没有那么周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木天和水仙才知道,纹面女名为客千夕,而她相中的那个男孩名为季原,两人均是本地人。在席间听花山主人和长老们谈起来,这一年的花布,其实是寄希望于纹面女的身上的,但是纹面女客千夕和季原的结合这并不是他们安排的,只是没想到花布最终会被木天拿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木天端起酒杯向着客千夕和季原的方向,表示承让了,即使听着他们有些遗憾的说着花布的事,但是木天的想法始终没变,他就是希望这辈子都能给水仙最好的,即使有人阻挡,他会遇人杀人,不管是谁在阻挡都没用,除非他的实力不允许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续的,人们都离席,有的找老朋友,有的认识新朋友,有的需要两人的独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木天拉着水仙去到了别处,他想看看这八卦阵地的构造和这毕方镇的奇异。仅仅只是这八卦阵地,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,他也想找一找心里疑惑的答案。比如,为什么花山节的花布是如此而非其他样子,红花和绿植的选定,酒壶与酒的区别,还有纹面女,在这里,木天只见到了客千夕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几日下来,木天没有得到任何他想要得到的答案,一切都是那么平常。但是从整个花山节看来,这里不该是一个平常的地方才对,而此时的越平常,反而让木天觉得其中肯定有什么是他还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第十六日,就是整个毕方镇的移交仪式,木天和水仙站在了长老们的身边,看着花山之主拿过花布,之前分别把红花、绿植和酒壶放上去的三位长老,分别把三样物件分别拿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花布和酒壶的继承就足够了,没想到连红花和绿植都是同一株继承,此时木天也才看清那株红花和绿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株花山节之红花,其实是果,名破椎之印。茎直立,高六十厘米,单生,圆柱形,无毛。叶轮生,六枚掌状复叶轮生于茎顶,小叶六片,小叶片卵圆形,先端尖,基部狭,边缘有细锯齿,齿有刺状尖,页面散生刚毛,刚毛长约一毫米,叶背无毛,组成伞形花序单个生于枝顶,花之时,有花六十朵,花萼六裂,花瓣六片,蕊雄六枚,那一颗颗似花之果呈扁肾形,长约六毫米,宽约八毫米,鲜红色。那鲜红色还水嫩透亮,一点不像已经采摘在花旗杆上放了十五日的红花,更不像是一直传承下来的上了年纪之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绿植,名红花草,长六十厘米,枝淡红色,叶对生,椭圆状披针形,长八厘米,宽六毫米,叶缘具细齿,叶柄短。很平常的一株绿植,即使比这绿植好看的难看的,在仙岩山一抓都是一大把,但是为什么这株红花和绿植就能被传承,而仙岩山的植物折断就死掉?木天又仔细的瞧了那红花和绿植,看着就像是才折断而来,一点没有放了几年,十几年,几百年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山主人拿着花布,三位长老分别拿着其他三样,和其他十几位长老一起上到了中央石台,花山主人开始念叨着结束语,木天和水仙假装认真的听着,但是却一点听不进去,根本听不懂。结束以后,跟随着花山主人的步伐,该把四件圣物封存,待下一年启封后继续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山主人走到木天和水仙的面前,水仙忍不住的想伸手去摸一下那株红花,被木天阻止了,因为这是毕方镇的圣物,不允许除了长老们及花山主人的其他人触碰,否则会引来祸端。

        水仙伸回手之时,一阵大风狂虐而起,把原本摆弄好的一切吹得七凌八乱,连最神圣的花布,破椎之印和红花草都被吹撒在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狂风过后,长老们一跃而起,全都去追赶还遗留在空中的三件宝物,花布被花山主人一把拿过,但是分别在八卦阵地阵眼空中漂浮的破椎之印和红花草,没有人能触碰,似乎它们的周围散发着自我保护的光芒,能刺痛想要抓它们的任何人,让每一个靠近的人,都被不知名的硬物撞回地上。看着倒了一地的十六位长老,花山主人不得不去试一试,毕竟移交仪式,少一样都不行,这是他们的信仰和心底的神圣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手甩开花布,整张花布平铺在空中,花山主人一手拿着一边角,把花布顶在头上,包裹住自己,朝着红花草飞去。果然,花布是这里一切的主宰,因为花山主人在用花布包裹住以后,真的拿到了红花草,稳稳的站在了地上,手起红花草,再一次用花布包裹住自己,朝着破椎之印跃去,靠近,靠近,一再靠近,但是花山主人就是触及不到破椎之印,而最终无力的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布被打开,之前拿着的红花草缓缓而上,回到了它原来的位置。众人看着奇怪的破椎之印和红花草,觉得奇怪极了,即使是长老们,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山主人跪地而祈,长老们跟着跪地,众人跟着跪地,只是一个时辰过去了,花山主人所知的一切祈求都用完,破椎之印和红花草还稳稳当当的矗于阵眼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客千夕腾空而起,她想要凭己之力拿下破椎之印,毕竟在传说中,破椎之印是她的祖先传到此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似乎破椎之印并不认识她,对她的结果和其他人无异。看着她滚落于地,当地人心里的希望瞬间掉落到底,因为客千夕在毕方镇的存在,虽说远不及圣物,但是在人们的心里,她相当于整个毕方镇的圣女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