闪文书库 - 玄幻小说 - 九夜之被设定的世界在线阅读 - 第267章 无意诠释,难诀相思亦无意(五)

第267章 无意诠释,难诀相思亦无意(五)

        第267章    无意诠释,难诀相思亦无意(五)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顾慕轩的坚决,萧萧也不好再说些什么,但却让萧萧对那个房间更好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梦夏回到了自己租的小房间里面,看着沙发上的褶皱,她不由得冷笑了一声,那场影像如梦,这几天的经历更像梦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的工作,已经没了,风梦夏查看了自己卡上的钱,还是那个数,只是,她和孩子,肯定是支撑不了多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躺在床上,风梦夏有一瞬间的想法,想不要他了,但随即她又打了自己一巴掌。想到墨芊芊,即使当时她说男朋友知道,也理解,但风梦夏还是看到了她眼里的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梦夏不仅在想,如果把孩子打掉,那会不会造成她今后也不能怀孕?她害怕了,如果要二选一,她选择要孩子。即使不能再踏入教室,即使一个人养着会很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送走了萧萧,顾慕轩才去找风梦夏,但那时,风梦夏已经搬走了。顾慕轩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梦夏并没有搬到很远,毕竟这里的房价可能是最便宜的了。就和房东问了问,换了个街道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接到电话的顾慕轩刚出了那个巷子,要是他不走得快,就能和刚好出来的风梦夏遇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梦夏看着那个有些熟悉的背影,看着他离开,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慕轩回到了来世,直接去了界限,他以为找他是因为他翻看了其中的盒子,但并不是,也有其他同事发现了被篡改。

        和顾慕轩发现的一样,明明设计好的程序,却在运行的过程中增加或减少了一些。就像在顾慕轩的设定中,是没有夜之爱的存在的,但他却出生了,也没有夜水仙的孩子,但风梦夏却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都不知道发生这些变化的原因,肯定在发现之前,发现的那些人也和顾慕轩一般寻找过无数遍,但就是找不出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司上层领导要求他们尽快解决,否则会惹出麻烦的。但是出现了错误,谁不想解决,关键是该怎么解决,他们不知道,也找不出方法。要是发现程序有错误,重新做一个就好了,但是一切都是那么合规正确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慕轩想以同样的方式再设定一个相同的程序,可他想到风梦夏说他自私,想到自己也不能参与其中,最终他放弃了。不能再来一遍,那他就每一个片段进行分析,着重分析被纂改的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慕轩首先选择的是夜水仙怀孕的片段,这里是最后,是需要观看最少的部分。他把这一段转变成了程序,对比之前的设定,确实多了一段编辑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慕轩看了看多出了的这一段,就是一段很普通的组合,他甚至觉得懂得人都不会选择这么运用,因为这在他看来,太低级,甚至还有一处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思考这多出来的这一段为什么要这么编辑时,顾慕轩同时在想,他编辑好的程序是已经锁定了的,是自动运行,是谁把这一段加进去的?为什么加了这一段夜水仙就怀孕了呢?可在顾慕轩知道,他编辑的怀孕的片段,根本不这么编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个片段,让顾慕轩忙了很多天,注意到时间的时候,第二天就是他该返回学校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便收拾了一下,顾慕轩回了家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他想起了风梦夏,不知道他搬去了哪里,租的房子是不是和之前的一样破烂?不知道她和孩子怎么样了?

        还没坐下的顾慕轩,拿着车钥匙,又出去了,他想再一次去看看之前风梦夏住的地方,说不定她回来了呢?可并没有如他的愿,那里已经被别人租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巷子深处,顾慕轩想不通风梦夏为什么要搬走。他始终是太年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风梦夏就在他的不远处,只是此时的风梦夏,还在忙着做吃的,根本也没时间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早,奔波在大街上四处找工作的风梦夏,看到拉着行旅箱的学生们,阻碍了她往前的步伐,要是没有出这件事,她这个时候肯定高高兴兴的在家人的陪伴下去学校了吧!说不定程晨也在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拉回跑远的思绪,风梦夏低着头往前走,她走得很急,不知道是想要逃离这里,还是想要逃离自己的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猝不及防的撞到了一个人,抬眼的瞬间,眼泪已经从眼眶里滚落出来,在看到男人的瞬间,她被惊住了,就连滴落的眼泪也忘了往下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太着急了,撞痛你了吗?”男人看着梨花带雨的姑娘,有些手无足措,又看了看自己的胸膛,他倒是会定时抽时间去健身,但不至于像块石头吧!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风梦夏扑进了他的怀里,大哭起来,还叫着“宇哥哥”,更让他手忙脚乱,伸在空中的手都不敢碰一下抱着他哭的风梦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好好说,好好说,我带你去医院也可以,你不要哭了。”姜明禹都不知道风梦夏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此时紧急的事情也被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僵持着,姜明禹等风梦夏哭完,起身,他才来得及看清楚风梦夏的的样子,“要不要送你去医院?”他以为是自己撞坏了风梦夏,小心翼翼的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梦夏看着姜明禹,摇了摇头,刚才是她没忍住才会在一个“陌生人”的面前失礼。她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局面够了,她不想再把月宇也拉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刚才我......”可风梦夏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明禹表示自己理解,毕竟,生活的困难无处不在,很正常。再三确定风梦夏没事后,姜明禹匆匆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梦夏看着他的背影,即使衣服不一样,发行不一样,但风梦夏很确定,那就是月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你过得好!”风梦夏打算用这一句祝福画上自己对月宇最后的念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明禹没走几步,又转身看了一眼风梦夏。刚好看到风梦夏忍泪和自己说再见。他心里有些犯嘀咕,就是觉得对风梦夏很熟悉,自己走了之后甚至还有些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此时有事,他可能会多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梦夏没有再到处走,不远处就是帝都的护城河,她选择了去河边吹吹风,压制一下自己搅乱的思绪。坐在河边,看着流走又急忙追赶的河水,她不免在想,如果人生如这河水般就好了,快速掠过还不孤独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